对家务劳动而言,我的态度很坚决

2017-12-18 12:57
围观(
 斯大林说:"劳动是豪迈的!"我估计他说这话的时候,没把家务劳动计算在内。
  
  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!所以,自从家里的主要负责人每月将我的工资征用以后,我就果断地将这份劳动的壮丽谦让给了她,对家务事多采取不听.不看.不干的处事原则。正所谓"投桃报李",她也完全取消了我对家庭管理的参政.议政权力,大权独揽。大概是各取所需的缘故,婚后二十多年倒也相安无事,举案齐眉.其乐融融。
  
  今年中秋,情势有变,她居然强烈要求我参与家事管理。家里主事的,是个咋咋呼呼,凡事溢于言表的直脾气,有啥说啥。这一次,她让我出头露面,且口口声声称我是"一家之长";历史的经验告诉我,凡她授予我此类权力的时候,事必棘手。果然,当她一反常态.吞吞吐吐地说出这件事的时候,我也觉得有些为难。事情是这样的,女儿今年中秋要去女婿家过节,女儿的话说得很委婉:"他父母说平常我俩在一个单位工作,周末时也都来我们家,希望中秋节能去他们家过节。"自女儿出生以来,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在过年.过节时分开过。让小俩口去亲家那过节吧,我们有些舍不得;留小俩口在家过节吧,亲家又会不痛快;中秋大节,让小俩口自己过更不合适。现在说小俩口要去女婿家过节,家里主事的极不情愿,她的意思是让我跟小俩口.或者是跟亲家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留在咱家过节。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。
  
  在我极力附合着老婆大人,做出一付沉思状的时候。她激动地拉开冰箱让我看她为中秋准备的各类肉食,又指着成箱.成件的水果忿忿地说:"俩小孩不回来,这么些个东西谁来吃?"听她说话的口气,就差没直接说在这个家庭,我这么个男人可以忽略不计。不满归不满,但事情总还是要解决的。思前想后,我对她说:"你容我想想。家里没烟了,我下楼去买盒烟。"说完,我避开她愤怒的眼神,逃也似地出了家门。
  
  在小区超市门口,我给女儿打了个电话,如此这般地教她如何做,并详细分析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.和事态的严重性。直到她肯定地答应了我,才挂断电话回家。大概是在家里主事的淘米做饭的时候,女儿的电话打过来了,说是中秋不能在家陪二老过节,今晚小俩口回来,一家人吃个团圆饭,算是提前过节。老婆挂断电话,长时间没有吱声,我分明地看见她的眼眶在闪烁着晶莹,我的鼻子也禁不住一阵发酸。
  
  中秋节了,合家欢乐!合家欢乐......
  
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客服中心|免责条款|联系我们

天津荣格中太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有专业的咨询师团队,多年来一直信守保密原则,服务于社会。